从共享经济到共享城市 青岛将呈现更多“智慧共享”生活
发布:2018-06-04 14:15:16 浏览:251

共享汽车逐渐走进市民生活。

“未来世界,即便你一无所有,但却可拥有整个世界。”这句话看似矛盾,却正说明了共享时代带来的无限可能。共享重要的不是所有权,而是我们可享用的资源有哪些。在青岛,市民对“共享经济”不再陌生,从打头阵的共享单车之后,共享汽车、充电宝、共享停车、共享办公室等项目纷至沓来。在未来,共享经济将不局限于“产品”,共享的更多的是空间、资源、文化、信息等“智慧共享”。对青岛来说,共享经济最后的落脚点可能是“共享城市”,它将会对城市中的生活工作方式、经济社会组织、城市形态结构乃至空间治理模式等方面带来影响。

“共享经济”给市民带来便捷

2017年,是共享经济在岛城发展最快、竞争最激烈的一年。

去年,摩拜共享单车数据显示,每天,青岛出行者当中,低于3公里的中短途出行占18%。最早,在崂山多个区域,出现了另一种共享形式——共享汽车,当时街头常能看到各类喷绘着鲜艳LOGO的共享汽车。如今,青岛市场上有大道用车、小灵狗出行、特来电等多家品牌,白热化竞争阶段消退,大家看待共享汽车更理性。

有了共享单车打头阵后,共享汽车、充电宝、共享停车等项目纷至沓来,市场热火朝天。这些项目,有的确实方便了生活,将闲散资源发挥最大效用,多方受益。

“共享经济”也在慢慢渗透到岛城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以在崂山海尔路某写字楼上班的魏先生为例,由于公司停车位紧张,每天开车上班的他会将车停在附近小区的共享停车位中;进入办公楼,一楼大厅就摆放着“共享图书”柜,只需要扫码就能拿走自己最近想读的《经济学原理》;上午出门拜访客户,一旦途中遇到手机没电,可以去附近便利店使用“共享充电宝”;到了周末,还可以扫几辆共享单车和家人一起沿着海岸线骑行……

岛城共享经济的普及带来了更多的改变和形态。29岁的张源创业第二年,工作室初具规模,张源与创业伙伴决定,抛弃原来租赁的地下室,另谋一处办公场所。他选择了每月租金1100元的“共享办公室”,这类办公场地配套齐全,除了自己的工位,可以自由使用楼中的水吧、咖啡机、健身房、休息室,更重要的是,办公氛围也不错。这种“共享办公室”模式早已经在岛城各大孵化器、写字楼盛行。

而这两年,岛城的共享产品也逐步丰富起来。前段时间,山大齐鲁医院(青岛)刚入驻了多辆共享轮椅。据悉,共享轮椅租借方便,患者或家属只需打开手机,通过微信扫一扫共享轮椅上的二维码,按照步骤操作即可,租借轮椅2小时内免费。共享轮椅入驻当天,即有患者扫码使用,享受便利。

此外,为了方便手机充电,市交运集团在已有手机加油站的基础上,在青岛长途站首次投入16台共享充电宝,旅客扫码解锁后可将充电宝带走使用,前5分钟免费,随后每小时收费1元,每天封顶10元,同时充电宝内带三合一接口,支持市面上的所有手机以及平板电脑。

可以看出,我市的“共享产品”确实给市民带来不少便捷,市场也暂未出现其他城市受争议的共享马扎等产品。

从“共享经济”到“共享城市”

岛城是国家首批“智慧城市”试点。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负责人表示,智慧城市的实质是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,实现城市智慧式管理和运行,进而为城市中的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,促进城市的和谐、可持续成长。“而在这过程中,会有技术、信息、资源,甚至是文化的共享出现。”该负责人说,在智慧城市建设当中,后台技术和信息的“共享”,以及建成后所呈现出的“共享”无处不在。

如果从共享经济角度分析,未来的青岛是一个怎样的城市?“流动共享,每个人都可以自下而上地表达需求,每个企业,不管大小,都可以做出符合人们需求的产品。”青岛市社科院专家认为,“共享城市”是未来共享经济在一座城市的体现。在市社科院一幅“共享街道”的构想图上,公交车站、医疗终端、新能源车,甚至每天照亮人们回家路的路灯,遍布街区的每一项公共服务设施都是一个可共享的智能终端。智能路灯上安装有温度、湿度、PM2.5智能检测仪,帮助人们随时监测环境气候,决定出行方式。路灯上的摄像头能监控周边区域的安全情况,还有电子屏幕可投放视频和广告。

另外,专家还讲述了一个“共享社区”的有趣设想:进入某个社区后,在广场上有共享点歌机,让想跳广场舞的居民不用再把录音机从家里扛到广场,而且点歌机还能自动识别人们经常播放的“热歌榜”,为居民播放热门广场舞曲。配合中老年人活动,广场上还安装了共享压力感应器和医疗终端,老年人可随时从医疗终端上获得医疗咨询和救助服务。

“由此可见,共享给青岛最大的启发是城市开发模式的进化。”专家说,城市在不断地更新迭代,背后是技术的革新,但最终技术的进步还是为了不断地满足人的需求。

“过去城市的开发经历了两种模式,一种是行政主导的增量开发,一种是以资本主导的增量开发。”基于共享理念,专家提出了城市开发的第三种模式,即基于信息主导存量的开发。“信息会成为开发的主导元素,串联起人们的休闲娱乐、社交参与、便利生产和生活服务设施。而共享的城市以及城市中的街道,将会在三级开发的模式下出现,也许就是三五年之后。”

典型“共享经济”需重新定义

“互联网环境下的共享经济应该是企业(管理平台)将供给者和需求者进行配对,资源与需求找到更好的对接。”青岛大学经济营销系主任崔讯说。对于新出现的共享经济新业态,他持包容态度,建议在共享经济发展之初,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。崔讯认为,任何行业的发展,都会经过野蛮生长的阶段,然后才会成熟起来。是否对社会管理带来混乱,是政府是否出手的判断依据。以共享单车为例,如果其投放无序,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,增添了某地过于突出的管理难题,那政府就该管。

市社科院有关专家认为,未来,可以共享的“产品”可以分成几类:生产资料,包括共享工厂、共享办公室。还有生活资料,包括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居住,还有人力资源的共享。到最后一定是城市的共享,为城市提供更多的公共空间,给大家更多的交往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越来越开放的共享,一定会是发展主流。(青岛晚报/掌上青岛/青网 记者 薛飞)

意见反馈